点击关闭

教练球员-球员时期我遇到过很多有个性的教练-网易新闻中心

  • 时间:

女白领发量剩3成

馬競是我的生命「馬競是我的生命。在馬競作為球員我踢了一開始三個賽季加上回歸后兩個半賽季,現在作為教練快7年了。我跟俱樂部聯繫在一起一共快十二三年的時間了。

毫無疑問,意大利,西班牙的足球特色,以及我球員時期的教練們,讓我成為了一個防守型的教練。同樣我覺得我們是善於變通的,在比賽中,不同的方式只是為了同一個目標,就是取勝。我不會拘束在某一種定式中,我不認為「死」的戰術可以使得球員成長,幫助球隊勝利。我思想很開放,我聽建議,也提問題。我做我覺得對球隊有益的事。」

「當我二十七八歲時,一天我和我的隊友們訓練,那時我在拉齊奧。有人開玩笑,說:我們扮演角色來訓練吧,像那些小孩子過家家一樣。我扮演教練,我開始把自己想象成教練,思考着即將到來的比賽,在紙上畫出戰術圖,寫下我的想法。這件事開始讓我意識到了對教練工作的極大熱情。

當我作為教練回歸時,明白我有優勢,我認識管理層,認識工作人員,認識主席,我認識那些在卡爾德隆場座椅上的球迷們,我清楚知道他們想要什麼,我筆直地朝着一個目標前進。

執教馬競的機會「那時和我兒子們到Mar De Plata度假,到了第兩三天,馬競給我打電話,他們想跟我談談。我有了成為馬競主教練的機會。我的小兒子guiliano才8歲,我們到街角的酒吧,點了牛角包和咖啡。「馬競給我了機會,我不知道怎麼選擇。」他說:「你要帶法爾考了嗎」,「你要跟梅西和羅納爾多交手了?」我說:「是啊」。他把羊角包蘸進咖啡里,說道:「但是老爸,要是順利你就不回來了」。這是好事也是壞事,因為我看不到我兒子們之後的成長了,說實話,這感覺並不好。

競技俱樂部主教練「此前他們邀請我三次去做主教練,前兩次時我知道還不到時候,第三次我答應了。我了解球隊,當時情況很糟糕。我了解我的同事們,我球員時期跟他們合作過。我相信球隊可以取得好的結果。

但是我遇到了作為教練最頭疼的事。前三場比賽,我們全輸了,沒有一個進球。第一場是競技和獨立的德比。競技的球迷們很緊張,因為當時球隊存在很多問題。我們需要汲取這些經驗,它使我們更強大,使我們的信念更堅定。我很固執,出現在腦子裡的想法,我會竭盡全力。」

8月15日訊 此前,馬競主帥西蒙尼接受了The Coaches' Voice的專訪,談到其天生對成為頂級教練的渴望以及對馬競的特殊的感情。

從我離開的那天起我就想着回馬競了。我作為球員離開的時候,已經沒有太多出場機會了。那時我意識到我不能留在隊里了,那會給教練壓力,因為年紀不小了。同時,在媒體,球迷間也有很多議論,情況並不好。從我離開的那刻起,我認定我要開始準備回來。當時,我知道我會在阿根廷結束球員生涯,在那開始教練生涯,我知道會有執教馬競的那一時刻。那時我和我的夥伴們總是談論未來的事情。今天我在這裏,懷着快樂和決心,以及繼續成長的渴望。 」

(編輯:姚凡)

馬競人喜歡一隻有競爭力,防守強悍,反擊果斷的球隊,可以給豪門製造麻煩的球隊,這就是我的目標。到來時隊伍里都是優秀的球員,但他們經歷了一段困難的時刻。我知道球迷們想要出色的球員,球隊需要保持凝聚力。隨後,就如足球世界的真理,有了好的表現,球迷們就能沉浸在的比賽的激情中。」

球員時期我遇到過很多有個性的教練,毫無疑問,是他們讓我愛上了這個「遊戲」。我最大的激情在於成就球員,每個人都希望成為冠軍。對於教練來說最好的嘉獎在於看到一個個科克,托馬斯,盧卡斯,科雷亞的出現,看到那些曾在低級別聯賽打拚的球員成為高級別的職業球員,還有看到格列茲曼,奧布拉克的成長,我還能列舉出很多例子。我的家庭和作為一個阿根廷人鑄就了我作為教練的個性。

今日关键词:岳云鹏当爷爷